等他们赶到163医院时

2018-07-05 09:53

结果又说没有蛇伤科,不治蛇伤。刘同学说,他们还没找到收治谢同学的医院,开始有点急。

而等他们赶到疾控中心门口时,3人都傻了眼。门都没开。刘同学说,他们3人已分不清东南西北,只好向摩的师傅打听。说要去传染病医院。毫无经验的三人听闻后二话不说,分乘两辆摩的又赶到了长沙市传染病医院。

谢同学是长沙学院的学生。他回忆说,7日晚7点左右,他与另外四名同学从学校食堂吃完饭后准备回宿舍,经过学校一处三角花园时,几人停下来闲聊。

后来又打了两辆摩的去了湘雅二医院。谢同学说,到了晚上9点,等他们三人赶到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急诊室时,他感觉身上不断出虚汗,全身发热,疼痛感也一直上延到了左侧腋下。手腕里的血管筋脉都乌黑了。谢同学说,等他躺在急诊室病床上时,被自己的手吓到了。

室友刘同学看谢同学的手指渗出黑色的血滴,就追着小蛇跑了几步,刚好来了一辆小车,把蛇压死了。刘同学随后用手机拍蛇的照片。谢同学说,另一名室友看到他在不停地挤压手指,就用嘴帮他吸。

目前,谢同学已返校休息,帮助谢同学吮吸毒液的同学也未发现中毒症状。医生同时表示,用嘴吸毒液的方式非常不可取,很容易造成救助者中毒。

刘同学回忆,谢同学被蛇咬后,他和另外一名同学扶着他到了校外的一家诊所。诊所医生看过伤口后,作了简单包扎,建议他们去就近的163医院。

9日下午,学校相关负责人表示,已与谢同学家属取得联系,将会对谢同学进行复诊并承担相关费用。

幸好他(谢同学)身上还带了点钱。刘同学说,等他们赶到传染病医院时,三人已花去了近两百块钱车费。

9月9日,长沙学院,谢同学被蝮蛇咬伤的手指已得到包扎。

经诊断,谢同学是被蝮蛇咬伤。当晚经注射抗蛇毒血清后,第二天清晨慢慢恢复正常。

我们拦了辆的士就过去了。刘同学说,等他们赶到163医院时,却被告知没有血清,要去疾控中心。两人又扶着谢同学在路边拦的士。

全身出虚汗、发热,整条手臂疼痛,手腕里的筋脉都乌黑了。9月9日下午,谢同学回忆自己被蝮蛇咬伤送到医院时的情形时,仍然心有余悸。所幸两名同学陪着他辗转寻找医院,最终在事隔两小时后成功找到了抗蛇毒血清。目前,谢同学除手臂仍有疼痛,已基本恢复正常。

被吓了一跳的几名同学拿着手机往草丛里照射搜寻,看到一条30余厘米长的小蛇往花园边的道路爬行。

我就反手撑在草坪里。谢同学说,他突然感觉左手无名指一阵刺痛,噢的一声跳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