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国内最大的应用是对产品‘估值’上

2018-09-10 12:44

光大证券投资银行的一位副总表示:“金融工程师是利用金融工具涉及利率或汇率等的,涉及到数学和数理统计方面的知识。在国内最大的应用是对产品‘估值’上。拥有金融工程师的证书并不代表高薪,关键还是在项目应用上。”

上海紧缺人才培训工程联席会议办公室负责人表示,“紧缺办立项的项目分培训证书项目和岗位资质证书项目,对岗位资质证书项目的监管将细致些,而培训项目则由被授权的部门全权负责。”

记者致电北京报名点,负责报名的郭老师显然不能说清上海发证、北京培训的原委。被问到参加完培训后年薪到底有多高时,郭老师含糊地表示:“这完全取决于市场。”

紧缺办监管力不从心

另一位从事风险投资的资深人士表示:“证券行业部门经理的年薪在20万-30万元之间,老总的年薪也就在50万元左右,行业内的薪资结构是底薪加提成的。如果做成一个新股发行之类的项目,提成可能拿到数百万,但是现在一个项目不是一年完成的,所以提成不是当年提的,根本不可能达到年薪400万元。一个月上三天的课,半年完成的培训项目,更不可能培养一个年薪400万元的人出来,不会有人相信这样的神话的。”

“没有人相信这样的神话”

借上海紧缺人才培训工程联席会议办公室的名义打出夸大其辞的广告,“紧缺办”负责人表示“这显然是不合理的,我们会找授权单位的负责人撤销这种夸大其辞的广告”。但是,对这些培训项目(包括广告)的监管到底该由谁负责呢?

据上海紧缺人才培训工程联席会议办公室的一位工作人员介绍:“紧缺办对上报的培训项目立项前,会聘请专家对上报材料予以论证,培训项目所提供的材料能够通过专家论证的,即由紧缺办授权。但专家不可能长驻紧缺办,因此对培训项目的后续监督力度相对较弱。譬如培训由谁来开发、项目的具体运作是怎样的、操作过程怎样、考试操作、考题、发证等等后续问题,都难以顾及。毕竟我们立了近百个项目,但我们所有的工作人员只有10个人。”

在上海市紧缺人才培训工程网站上,金融工程师项目赫然在列。培训点则说是设在上海交通大学的浩然高科技大厦内,并没有写明其在北京和广州都有培训点。而上海紧缺人才培训工程联席会议办公室负责人表示,北京的授课点是上海交大海外教育学院的北京分部,其他的具体情况就不清楚了。

借紧缺办名义夸大广告

华尔街一个年薪50万美金的优秀金融工程师,是否等同于一个“年薪400万的新岗位”?是否参加“金融工程师”培训项目,即可以像华尔街金融工程师一样获得高额报酬?更弄得人一头雾水的是,这个由上海交通大学和上海财经大学提供师资支持,由上海紧缺人才培训工程联席会议办公室《金融工程师》培训证书、上海交通大学海外教育学院颁发《金融工程师课程证书》证书的课程,分别在北京和广州上课。